雁惊寒

吃叶神受的各种cp但不吃np,感情就要一对一嘛v
全职主食周叶王叶,但最近王叶超过了周叶,动画周有点让人失望,毕竟我周并没有这么会撩…
虽然自己也写但更多的是喜欢当一条沉迷给太太们打call的咸鱼
不会画画是最大的遗憾,因为写文比画画容易ooc多辣,而且摸出帅炸的我王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另外也混阴阳师,梦间集,刀男,渣反等等等等……
大概会尝试很多paro……毕竟脑洞大
哦豁八月了……那下一篇就写王队出道贺√

【王队生贺】加冕(合集)

知道你们有的人不喜欢点专栏……没办法,给你们放个合集,但这样就没有时间彩蛋了噢

【一】
「龙炎花对于黑纹病的数种治疗方式」
羽毛笔划在在羊皮纸上沙沙作响。它的主人用清隽有力的字体在顶端写下了这个标题,预示着这将是这位魔道学者的下一个研究目标。
但他并没有立刻开始这下一项研究,而是放下了笔,推开座椅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子向外走去。要知道,他上一个「关于龙焱花各部位的处理及其药理分析」的研究才刚刚结束,劳逸结合一直是他所坚持的准则。所以,是时候休息一段时间了。
他走出门,在一叠声的“圣者大人”中微微倾首,毫不停顿的向楼下走去。临出门前仆人给他捧来了灭绝星辰,他从他手上接过,戴着长筒白手套的手不免与仆人有了接触。但他并不介意,却是在向捧来扫帚的仆人轻声道了一声“辛苦你了。”之后才骑上扫帚冲天而起。
“你们听到了吗,看到了吗?”在目送那位令人尊敬的魔道学者飞走之后,捧扫帚的仆人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兴奋得浑身发抖,几乎要昏过去。他抓住从身边走过的另一个仆人,激动的道:“圣者大人碰到我的手了,他还对我说辛苦了!我真是太幸福了,哦…”
“…哼,瞧你那土包子样。圣者大人不过是不小心碰了一下你、出于礼貌对你寒暄了一句而已,”门口站着的守卫骑士酸酸地说,“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我告诉你,圣者大人才不会把你这种小角色放在心上!”
“嘁——是你自己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仆人鄙视的瞅了他一眼道:“我可真没敢奢望能被圣者大人记在心上,能有这样意外的对待我已经很满足了。说到底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仆人,能在微草法师塔工作不知是我多少年修来的福气呢。”
“…说的是啊,”守卫骑士似乎是因为被说中了心事脸上掠过一丝赤色,却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赞同道,“虽然我确实没你那么好运能碰到大人并和大人说话,但王杰希圣者大人,可真是对我们这些人最温和的圣者大人了。”

【二】
“一间上房。”
原本在打盹的妖娆美丽的女老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看到丢到眼前的金币,她先是愣了一愣,随后看对面扔来金币的黑色兜帽长袍的神秘人的眼神就变得柔情似水起来。她向他抛了个媚眼,娇声道:“那客人还需要什么别的服务吗?”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出手如此阔绰的客人了,更何况这人并没有对声音做出遮掩,所以她光凭声音就知道此人一定非常年轻,相貌八成也不差。就算她看走眼了,此人可能不是非常俊秀,但晚上一关灯谁管他是丑是美,更何况此人有一副连长袍都遮不住的好身材,若是能因此获得更多收入自然好极,若是不行,那她也不亏嘛……
然而神秘人仿佛瞎了一般完全不为所动,他很礼貌的说:“不,谢谢。”然后只是耐心的等着他的钥匙。老板非常失望的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委屈,她垂下了眸子,声音更为温软地问道:“真的不需要吗?”
她清楚这些男人们的弱点,当一个女强人在你面前示弱的时候,哪怕知道只是在揽生意,是假的,但谁又会不动心呢?但这次她是真的失策了,她面前的这个神秘人确确实实没有动心,只是再次礼貌的拒绝了她。
她只好遗憾的坐回了椅子上,摸出一把银制钥匙推到对方面前:“您的房间是305号房,是三楼左侧走廊从楼梯口数起的第三个房间。祝您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谢谢,辛苦了。”神秘人向她微微倾首,毫不留恋地向楼梯口走去。
“嘁,不懂风情的臭男人……我才不在乎呢……”老板小声嘟囔。
……不过,要是真的能有这样一个坚定的肩膀给她做依靠,该有多好啊……
——————————————
王杰希走进房间反手关上门,脱下长袍挂在了床边的衣帽架上。他叹了口气,慢慢坐到了阳台边圆形小桌旁的藤编椅上,望着星空发起呆来。这所旅店虽然贵了些,但他们非常注重客人的隐私。他们在阳台和窗户上装了混淆法阵,很少有人能透过这些看到房内的客户——而能看破这个法阵的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所以王杰希现在放松多了。
然而事实上,他完全可以去城主府住宿。无论何时何地的城主们都愿意为这样一位访客敞开自己的大门——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名代表了潜力和天资的年轻圣者,更因为他是思维奇诡新颖,被称为『魔术师』的研究型圣者,若是住的舒服了,说不定会从指缝里漏出一些来不及研究的思路,甚至是研究结果给他们,即使是最初级的结果,也足够让他们赚一大笔了。
但他并不愿意,他所做的一切虽说都是源于自己的兴趣,但更是为了微草的未来。终有一天他会成为封号圣者,因精力不足而辞去微草魔法塔的塔主之位,到那时若是没有可继续的课题来撑场子,微草魔法塔势必会因他的离去而式微。尽管对他来说他现在所做的这些课题实在太屈才了,但这些课题全都是具有实际意义且塔内的其他法师都能跟进的。只有这样,微草法师塔才能在他离去之后得以继续矗立下去。
封印自己的能力,强迫自己用正常的进度去研究常规的课题,后悔吗?
不。
微草法师塔,是他的责任。
王杰希揉了揉眉心,把自己全部重量都交给了藤编椅。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放心的露出自己的疲惫。平时的他是微草的天,所以他绝不能露出一丝疲色。但,他到底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所以在这个旧研究刚刚结束的晚上,他不禁有些想念起一个人来。
封号圣者第一人,斗神,全职业教科书……那个人有太多称号,在荣耀大陆人心目中,他是最接近神的存在。但就他看来,那个于嬉笑怒骂中尽显风流的神祗,也不过是一个和他一样的人而已。
叶修……
忽然,放松仰靠着的魔道学者全身紧绷起来。他猛的睁开眼,直直盯向面前的桌子,却又在瞬间放松下来——那里出现了魔法波动,不过,是却邪的。
是个很小的传送魔法。微弱的荧蓝光芒一闪即逝,一只被折的歪歪扭扭的纸鸟出现在桌面上。
真是搞不懂……王杰希又叹了口气,无奈又好笑。明明直接传送一张纸就好了,却偏要折成纸鸟再送过来;送过来的是纸鸟就算了,但是明明能折的很好,却总是要折的歪歪扭扭……他摇摇头,取过纸鸟拆了开来,却在看到纸鸟上的字时匿去了脸上的笑意,转而变得严肃起来。
——纸鸟上用有些潦草的字迹写着:神塔一层,封号厅,速来。

【三】
终于到了。
王杰希吁了口气,从灭绝星辰上踏了下来,却是微微一顿,接连数小时不间断的飞行和连续使用定向传送魔法到底是太耗精力了,在他原本的计划里神塔应该是在三天后到,但现在……
再提这些没什么意义。王杰希皱了皱眉,取出一瓶淡青色的精力药水打开瓶盖,眼都不眨地吞了下去。尽管味道十分诡异,但现在没时间计较了,毕竟这种药水是效果最好的一种。
效果确实是立竿见影的,不过片刻,王杰希就感到自己的疲惫被一扫而空。于是他抓紧了灭绝星辰,缓步走向静立于沉默夜色中的神塔。
他不清楚为什么叶修的字会这么潦草——看得出来叶修写字的时候一定非常匆忙,但究竟是什么情况才能让斗神连写一张字条都要争分夺秒……他心里有些沉重,在这一刻——不,他一直明白,虽然斗神被称为『神』,但他确确实实只是个人,只是他的强大让他忽视了这一点,而直到这一刻,在他发现叶修可能面对着未知危险而使他连写字都要争分夺秒的这一刻,他才真的察觉到这个被他所忽视了很久的严峻问题——
——是人,就有面临危险的可能。
————————————————————————
封号厅十米高的云纹石大门无声开启,一个人影逆着射入的明亮月光站在开启的门口。由于逆着光,厅内的人看不清他的面貌,唯有紧握在手中那标志性的圣器『灭绝星辰』昭告了那人的身份。
圣者魔道学者,魔术师,王杰希。
他并没有急着踏入黑暗的室内直接面对未知的危险,而是先在门口仔细的环视着大厅,试图找出它。他一贯如此谨慎,而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于研究上相较更为快捷准确地得出结论。
……这就是他啊。隐去身形着的人无声地笑了笑,却是把自己藏得更深了些。
还没到时候……
——————————————————————
王杰希谨慎地观察了很久,却是一无所获。但他并没有沮丧,毕竟若真是个能逼叶修到那种地步的人,想要瞒过他的眼睛并不是难事。但另一方面,或许他们已经不在封号厅了,而叶修在信里让他速来是因为封号厅里有他留下的线索。
无论如何,这一遭是要走的。
王杰希整了整长袍,缓步迈入封号厅。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当王杰希刚迈过厅内与厅外的界限,身后沉重而高大的门便轰然闭合。但他并没有慌张,甚至都没有转身看一看,仿佛大门的关闭与否和他毫无关系,而只是在大门关闭的同时给自己加了一个夜视术,消除自己在黑暗的室内看不见事物的劣势。
出乎他意料的是,封号厅内并非伸手不见五指——穹顶上方竟是一片星海,或明亮或暗淡的星辰挤在一起,即使光芒微弱也能照亮黑暗。他几乎产生了“封号厅没有顶”的错觉,但立刻意识到那些不过是嵌在穹顶上的陨石结晶粒。发光的结晶粒完全按照十二点整的星空模样所镶嵌,也难怪他第一眼没能看出来。
不过现在可不是“观星”的好时候。王杰希握紧接骨木的扫帚柄做出防御姿态,用力抓住自他进门来所感受到的那缕若隐若现的陌生魔法波动。他的目光随着肉眼看不见的魔法波动而去,最终定格在了主席台上。
——就在那里!
正在他要将熔岩烧瓶扔向主席台的同时,钟声响了。
一共敲了十二下的悠扬钟声回荡在夜空中,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
王杰希并不太在意这个,他依旧紧盯着主席台,但是却不那么紧张了,因为主席台上显出了身形的“陌生人”不是别人,正是叶修。
叶修撑在主席台上向王杰希笑了笑,然后直起身子,面色变得严肃起来。真是想不到……王杰希微微挑眉,这个人严肃起来还是相当有模有样的嘛。
“王杰希圣者冕下,”他这样叫他,王杰希发现叶修虽然面色严肃,但眼中却依旧满是笑意,“请站到封号厅中央。”
“您的封号仪式要开始了。”

【4】
王杰希眨了眨眼,虽然意识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已经按叶修所说的做出了反应。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了封号厅中央。
虽然知道自己迟早都会被封号,但他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早。他想了想是否还有没交代好的事情,却发现自己在很早之前就为微草法师塔安排好了前行的方向,而除此以外他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于是他摒除杂念,直直的盯向了叶修。
现在反倒是叶修被王杰希盯得有些紧张了。但他毕竟是叶修,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就重新调整好了情绪。他顿了顿,不好意思似的小声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眼里盛着宇宙,胸中怀有山河,”
王杰希微微一愣,忽然有些想笑,却因为叶修挑了挑眉,明显的表露出了威胁之意而只能把笑意封印在眼里,等待着叶修的“下一步指示”。
“陨石结晶为你放射出照亮世界的光芒,”
叶修又变得严肃起来,他向穹顶伸出左手,于是穹顶上嵌着的“巨蟹座众星”就此顺服地飞下,乖巧地浮在他的掌心之上静候着他的下一步指令。
“永恒之泉因你加固了护佑众生的桎梏。”
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道微微泛着青的水流。它亲昵地绕着王杰希转了转,其中充沛的生命与光明魔法波动令人神清气爽。做完这一切,水流才依依不舍地飞向叶修,安静地悬浮在了他的右手掌心。
“我,第十七任裁决者叶修,在此以万千星辰为你加冕,予以你星辰法师之名。”
叶修并没有看手,而是始终直视着王杰希。但这并不代表他手上没有动作——几乎在同时,他右手上的水球飞快的拉伸分叉为冠形随即无声地冻结成晶体,而左手上的陨石结晶则井然有序的一个个嵌在了冰冠上。他走下主席台,在王杰希的注视下一步步走近,最终在他面前站定。
他将冰冠扣在了王杰希的尖帽子上,却最终停在了最后一步迟迟难以开口。
沉默片刻,王杰希看着叶修微微泛红的脸颊,带了一些促狭的问到:“最后一步了,裁决者阁下,您还没决定好吗?”
叶修又沉默了一会,微笑道:“不,已经想好了,最后来自裁决者的祝福——”
他吻了王杰希的额头,低声在他耳边道:“我的法师大人,愿你一生都平安喜乐。”

【番外】
“那么,他就是您今年要予以封号的圣者了?”
说话者正是喻文州,因开发出了专针对封印魔族并对魔气也有极强净化作用的的六丈光牢,加速结束诸神黄昏之后魔族大肆入侵的黑暗时期成为于黄金世纪元年破格同时封号的数位圣者之一。此时白发的术士温和地笑着,眼中一片澄澈,而澄澈之下的却是深不可测的暗紫,让人看不清思绪。一般人在这样的注视下大约会心虚,而那人却依旧挂着看起来有些嘲讽的慵懒笑容,却是比这位狡如狐的术士更难被读懂心思。听到问话,他只是点上烟斗,惬意的吸了一口才开口:
“对啊,文州大人可不要欺负准新人啊,他可是哥罩着的。”
喻文州没有接话,温和的笑容稍稍大了一些,像是同意了,却也像是没同意。他点点头,抓起法杖转身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走了几步,像是才想起来一般不经意似的问道:”那叶修前辈,您打算在什么时候给他封号?”
“就是明天嘛,七月六号。”那人又吸了一口烟丝,十分享受地慢慢吐了出来,脸上依旧挂着标志性的嘲讽笑,回答时更是连身都没转,看起来非常漫不经心,仿佛封号这件不同寻常的大事和吃饭喝水没什么两样。“早完成早好,毕竟今年都过了一半了,这可是哥任期的最后一年,怎么着也要给老冯做出些成绩来,你说是不是?”
“呵呵,是啊,”喻文州笑了笑,“再晚些冯联盟长确实该急了,他可是一直在担心您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一位圣者都不封号的裁决者,现在看来他大概能放心了。”
“对吧,你看哥是多贴心的一个人哪,啧啧啧,为了不让老冯再心绞痛哥也是这么敬业了,不行,哥得找老冯要奖金去。“
喻文州又笑了笑,绝口不提联盟早就在那位一名圣者都不封号的裁决者卸任之后就修改规定为裁决者至少要在任期内封号一名圣者了。走了几步,又不经意一般道:“对了,叶修前辈,我前一阵子听说,您打算封号的这位王杰希阁下,诞辰似乎就是明天啊。“
叶修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随即嘴角悄然爬上了一丝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几乎堪称温柔的笑容,只是转瞬即逝,又换回了嘲讽笑。他狠狠吸了一大口烟丝,然后道:“文州大人倒还真是情报丰富…你说的对,明天确实是他的诞辰。”
“诶我说文州大人,你就是太不懂的惊喜了,你看,在人家的诞辰予以人家封号,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诞辰礼吗?说出去多有面子啊,你说是不是。哥现在把这个好点子教给你了啊,到时候你当裁决者在人家诞辰给人家封号,收到人家的感谢礼什么的,可别忘了哥的一份。”
喻文州得到了自己意料之中的答案,笑容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我知道了,叶修前辈。“

【设定集】
裁决者:由所有封号圣者表决在封号圣者中选出的负责对荣耀大陆上的圣级进行观察、评测并选择性予以封号之人。每位裁决者任期十年,每年最多封号一人。据说最严厉的一位十年里一名圣者都没予以封号,所以联盟特意为此将规定从「允许随意封号与否」改为「十年任期内至少予以一个封号」
圣者/封号圣者:圣者代表人类武力值的最高级别,再高一级的神级与圣级是完全不同的力量体系,人永远不可能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升上神级。只有封号圣者才能进入神塔,和其他封号圣者一起向更高一级的神级发起研究。而只有做出了有益贡献的圣者才有获得封号的机会。
神塔:目前是远古之后唯一收藏有关于「神」之处,相传它是神唯一留下痕迹的地方。但谁知道呢,也许在哪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也沉睡着神留下的痕迹。
一层为封号厅,平时也允许民众参观,但封号厅之外的地方均除封号圣者外禁止踏步。
封号厅:原是圣者封号之处,但后来形同虚设。因为最初圣者作为人类武力值巅峰接受封号是一种极其鼓舞士气的行为,而大多数圣者也希望能够在封号时为万人所敬仰,所以在最初封号的数位圣者之后,鉴于封号厅相对狂热的民众来说还是太小,所以有圣者大胆的开创先河,在神塔外的广场进行封号,被默许后其余圣者纷纷效仿,后来在广场封号就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以至于荣耀联盟特意将广场翻修了一番,使之更便于圣者接受封号和民众观看。但不知为何封号厅并没有被取缔,且每年联盟都有给其拨款维护。所以就理论上来说,封号厅依旧是圣者封号之处。
封号厅在神塔一层,设有休息室,便于接受封号的圣者休息以免因过于激动而晕倒。某种意义上说休息室倒是比封号厅用的更多。
魔术师:荣耀大陆上平民是大多数,他们没有魔法天赋,只能学习斗气,但由于自身天赋所限和难以系统学习好的甚至是完整的功法,所以大多只能使身体强健,便于做些最普通的体力活。而另外有一些人却拥有思维敏捷的大脑及灵巧的双手,可以通过一些奇诡的小技巧做出魔法的效果——当然,仅供观赏——,他们一般被称为巧术师,而其中的大师级人物被称为魔术师。令人佩服的是,由于魔术师的术法是不用魔法做出魔法的效果,所以能被称为魔术师的人,其大脑和双手的灵巧程度甚至比大多数真正的魔法师还要强大,一些研究型圣者经常会聘请一些魔术师作为研究助手。王杰希的魔术师称号正是来源于魔术师标志性的大脑和双手,是对其思维的敏捷程度之高的赞叹。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