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惊寒

吃叶神受的各种cp但不吃np,感情就要一对一嘛v
全职主食周叶王叶,但最近王叶超过了周叶,动画周有点让人失望,毕竟我周并没有这么会撩…
虽然自己也写但更多的是喜欢当一条沉迷给太太们打call的咸鱼
不会画画是最大的遗憾,因为写文比画画容易ooc多辣,而且摸出帅炸的我王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另外也混阴阳师,梦间集,刀男,渣反等等等等……
大概会尝试很多paro……毕竟脑洞大
咸鱼怎么了咸鱼也要日更啊

一大早的忽然这么欧(驚)
是不是我要转运了?
【苍蝇搓手.jpg】

啊!是心血来潮在漫展之后于轰趴别墅合宿的时候让(不是摄影的)摄影拍的!别墅是简欧风,还有这么一个(装饰性的)“图书角”所以拍来玩了一下_(:зゝ∠)_大概就是除了摄影和我都没啥灵性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嘤嘤嘤就这一张稍微能看所以只放了这个——摄影她,从来没拍到过我的正脸😂

一个瞎开脑洞的小段子_(:зゝ∠)_

来自自己在群里瞎开脑洞的一句“爷爷重伤了,要被被啾啾才肯起来😂”
emmmm大概ooc……我觉得被被不管怎么自卑面对这样惨的恋人态度都会强硬一点的……叭?
……应该是这样啦

“……主殿呢?主殿还没回来吗?”山姥切无力地跪坐在手入台边,一只手紧握着躺在台上的三日月的手,焦急地询问站在一旁的药研。“请先镇定下来,总队长大人,”药研虽然也很担忧,但还是努力安抚山姥切的情绪,“一期哥已经让狐之助给主殿发了紧急通讯了,大将正从政府总部赶回来……还请您务必要帮助三日月殿多坚持一会——”
话音未落,就听见台上三日月虚弱的轻咳声。
“——三日月!”山姥切立马扭头看向台上重伤的恋人,“你还好吗?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
山姥切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正压在他的唇上。他能感觉到那根手指正在微微颤抖,似乎做出这个动作已经用尽了主人的全部力气。
“嘘……”三日月艰难地把脸歪向山姥切的方向,努力勾起唇角想要向恋人露出一个与平时一般无二的微笑。“爷爷我啊……说过很多次了吧……”他微微喘了喘气,继续道,“国广……不要总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不然我可是……会很为难的喔……”
“……别说了,三日月!”山姥切眨了眨眼,捂住了三日月的唇,“给我保存好体力啊混蛋,主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本丸,在这之前……你绝对不能睡过去,听见没有!”
“……是是……”三日月弯了弯双眼,慢慢回答,“不过这样的话……我答应了国广的要求……国广也应该答应我一个吧……”
“……都这样了还提要求?”山姥切皱紧了眉头,“……算了,说吧,只要你在主殿回来之前不睡过去……”
“哈……不会睡的,毕竟对国广……承诺过了……”三日月笑得非常温柔,“那……国广现在能不能亲一下爷爷呐……”
“亲一下……说不定就会快点好了喔……”
“骗人的吧你这个老头子——”山姥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没想到都这样了还不忘耍流氓……
不过……
他慢慢直起身子,紧紧抓住了三日月的手,向他俯下身去,将唇轻轻印在那由于重伤失血而变得干燥起来的恋人的唇上。
“信你这一次……”他含糊不清地低声嘟囔,“一定要活下来,听见没有,三日月!”
“是是……”三日月眼中闪着光,“放心吧……国广……”
“爷爷我啊……绝对不会放心国广一个人的呐……”

emmmm看到处都是这个东西感觉挺好玩的?然后参考了一下fgo和刀剑乱舞的挑战自己糊了一个(非常简陋的)然后写着玩……
(果然还是资历太浅了吗【思考】总觉得是不是不能吹得嗨起来)
(不,要相信一定能吹起来!)
(我要把这个游戏往死里吹)

今天愉快的和一个大佬互换了解传记,柴柴终于可以坐院子啦!
但是emmmm
柴柴:都是坐着凭什么我这么矮(´-ι_-`)

尘埃落定之时·6

6,叶修
“还剩下最后一步……君莫笑,导入记忆。”
啊……如果这件事情的结果是理想情况的话——
“是,先生。”ai助手平静地回答,和过去毫无差别,倒是和现在的我完全不一样。
我想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导入的是“他”的记忆。
最好的状况大概就是成为拥有机械外表的“人”了……就像那些动物一样。
但是这样的他还是他吗?
不错,此前我们确实做过老鼠,猫和猕猴的记忆导入实验。导入记忆的机械体的表现都十分具有灵气,披上仿生肌肉和毛皮,它们和真正的动物一般无二。
但没有人能保证这项实验的结果同样适用于人类。
就思维能力复杂程度而言,人类的大脑已经和它们不同了。
真想不到我也会有这样的感受……我看着屏幕上“传输完成”的字样呼了口气。
“君莫笑,准备唤醒——”
我原本是想像过去那样让我的ai助手叫醒“他”,但还是忍不住卡了一下。这个时候我竟有那么一刻有些忐忑,不知要怎么叫“他”比较好。
“唤醒……实验体H1号。”
……是了,不管“他”是谁,现在的“他”只是实验体H1号。
“是,先生。”
随着连接“他”身体的电缆逐一离去,这副身体真正开始运转起来。很快,实验台上的“他”就睁开了眼睛。
“嗯……总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啊……”他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从实验台上下来站到地上左右看了看,脸上的表情有点懵。
“……我怎么长高了?这又是哪?不会是被外星人抓去做实验了吧……”他小声嘟囔了几句,这才看到我。
“啊,是个大叔,”他动作别扭地抓了抓头,“呃,大叔,这是哪?”
“大叔?”
虽然做好了准备,但是这种状况……
“记忆传输无误,但实验体H1的记忆库过大,一次性全部激活会造成过载,存在系统崩溃危险,所以实验体H1目前仅激活了零至十岁的记忆,”君莫笑适时汇报了实验结果,“他的系统会根据运存容量逐渐激活记忆,经过我的运算,这个时间大约是72小时,请不必担忧。”
“还有,我明白您的心情,但是请您不要忘了,这个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刺激到他未激活的记忆……‘千机伞-1502’,最接近人脑的系统,完全启动状态下具有极其优秀的运算能力,但它的弊端您应该不会忘记。启动速度慢,在完全启动之前擅动则极易过载,过载将造成系统崩溃——”
“放心吧,”我说,“哥可比你清楚多了……这么说你是想换个运行系统吗?”
“不用,先生,现在挺好。”
一阵沉默。
“喂——大叔?”
“他”打破了沉默。大概是因为没得到回应所以又喊了一声。
于是我向他看去,正好看到他不满地鼓起了脸。
哈哈,他现在只有十岁啊……
——不过,放在那张十八岁的脸上倒是很可爱。
“好了,哥听到了,”我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只是立刻,手就被他拍开了,“不过叫大叔也太让哥伤心了,哥就比你大几岁啊。”
现在就是真的大几岁了啊……
“少骗人了——”他撇了撇嘴,“装嫩也要有个限度吧……况且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这是哪?为什么我的身体和昨天完全不一样?还有……我妹妹,在哪里?”
他紧盯着我,“你肯定知道,对不对?”
“对,”我点了点头,“不过哥不能告诉你。”
“……”
他的眼神活像要把我给吃了。真想不到他也有这样情绪激烈的一面……
不,还是有保护色的成分吧……
……毕竟是他啊。
“抱歉,不能说是有理由的,”我拍了拍他的肩,“得先委屈你在这里住三天了……如果是你的话,很快就会明白吧?”
“…………”
————————————————
“……君莫笑。”
“是,先生。”
“不经过他的同意,就直接把他储存的记忆拿来唤醒……哥是不是太过分了?”
“……”
“……这样真的好吗?”
“先生,虽然我只是一个人工智能……但我认为,大先生不会怪您的。”
“大先生当初同意储存记忆,那就是默认捐献了,您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亵渎‘,而是让联盟和大先生的初衷——继续发挥他学识的用处得以实现。”
“……呼……哥还真不是为了继续让他的学识发扬光大而唤醒他的记忆啊……”
“只是……来自一个友人的不甘和私心罢了……”


这里做些注释
1,关于联盟的储存记忆:成就斐然的研究员会被联盟询问是否愿意备份记忆,以防备他们出意外导致当前科技领域及课题研究进度的损失。(长期熬夜废寝忘食要不得,猝死率高啊)目前只有备份完整记忆而无法备份片段的科技
2,关于老叶用伞哥的记忆导入:算是执念吧,伞哥那么惊才绝艳的人却因为意外而死,真的是挺难过的,所以想要在这里(用歪的科技树)让伞哥能“活下来”。但是!就我认为,老叶和伞哥绝对没有一丝暧昧的地方,完全是纯洁的知己关系,没有伞修!想要复活只是因为知己之死的不甘。
3,一点乱七八糟的其他:这一章卡了三天。因为我始终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看了前文的话你们会发现,最后根本没有伞哥。对,最后还是没有伞哥,全世界只剩下老叶和小周。这个伞哥起的是科技树过度作用(这里涉及剧透)
但是我还是出于私心把他写出来了。我看到,在原著里,老叶和沐沐都放下了,因为人死不能复生。
但是,如果,人死能“复生”呢?
苏沐秋是怀着满腔才华离开的。他还没来得及发光就已然陨落。
所以我想在这里给他一个散发自己光芒的机会。
开了点小挂,嘿嘿嘿,设定了联盟目前能以“人”的方式读取记忆的只有(还没公布的)“千机伞-1502”,其他只能机械式读取也就是读到哪是哪——没有解读可是很麻烦的……这样的话伞哥就能亲自去点科技树了吧?

尘埃落定之时·5

我考完试肥来辣_(:зゝ∠)_
 
5,周泽楷
 
我慢慢往回走着,感觉有些茫然。
“我不能告诉你,小周,”在我问完之后,先生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从他眼中能看出某种情绪,那使他看起来比平时更温和,只是我大约还不是很能理解。
“啊……我只能告诉你,这一切只有你自己才能找到答案。”
“谢谢你陪我走回来,小周。明天见。”
先生这样说了,然后关上了门。
我自己……找答案?
一点头绪都没有的我……要怎么找答案呢……
……虽然先生确实有不回答的权利……不过还是有点失望啊。我叹了口气。
——喔,连失望的情绪都有了啊?
忽然意识到自己会叹气了,多少有点惊讶。不过先生说过,我的中枢会自己慢慢从外界学习,升级,于是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人类——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他坚定的眼神。
不过我能学习的对象似乎也只有先生了……最后会变成先生那样吗?
——这样的话,……他们大概会很崩溃吧?

……都是谁?
那个由于醒来已经有些模糊的梦,竟也因为这样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变得清晰起来。
只是,温和的黑发青年和被他紧抓着的气鼓鼓的金发青年的容貌,始终还是模糊不清。
是他们吗?
——不,还有更多。
直觉所发出的心声让我生出了些许的恐惧。拥有了新的情绪,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我……高兴不起来了。
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样的新情绪。更多的是——
——我真的是先生的作品吗?
——我真的……是人工智能吗?
我忽然意识到,先生所谓的“答案”,可能就是我或许曾经存在而现在丢失了的记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用意,虽然不明白人工智能为什么会有回忆,不过如果是先生的话……我会尽力完成的。
……即使最后的结局可能会和先生形同陌路。
 
 
这一章大约有点莫名其妙嘿……我还是做个注释好了
小周的性格有点不一样是因为他的定位是老叶的产物,一个人工智能,完全的白纸,对制造者抱有一点雏鸟情节,生活重心是先生(老叶),会努力做到老叶希望他做的事。
我个人觉得性格应该是基于记忆所形成的,所以这个时候的小周不是“枪王”,性格可能有点软emmmm……不过以后会的

尘埃落定之时·闲聊

emmmm虽然说是日更不过可能得食言了😂我本来以为三天能完结来着结果没想到我写着写着居然拖了这么多章_(:зゝ∠)_可是周四要考中医哲学(我看你就是在为难我理科生中医哲学到底是什么玩意)难度max,理科生看了要流泪………………
心里苦_(:зゝ∠)_
我会尽快完结的qwq
之后大概还会在吹一波伪科学
算了今天闲聊一会吧……也不光比比废话免得被嫌弃伪更还这么不认真_(:зゝ∠)_聊聊一个取名废是怎么能取这么文艺的名字的。
老实说我真的是个取名废,这不光体现在原创取名上,也体现在标题上,每次写东西最让人脑阔疼的真不是内容(因为只有在有灵感的时候我才会写吖)而是标题……
你们绝对想不到我一开始其实打算取名为“最后一个人类老叶和他的机器人小周”(这啥玩意)或者“周泽楷生贺”(可以说是非常敷衍了)
是什么让我想到这么一个文艺又有fell的标题嘞?
……还是灵感一现
我当时理了理脉络——按照原梗故事的时间线是在浩劫之后,老叶已经是守夜人了的时候,人类的未来已经注定——在浩劫真正过去之后获得新生。人类在这场忽然爆发的病毒灾难中从恐慌到寻求疫苗到无法提取疫苗(这一段可能不会在正文里提出或者只点一点)再到决定全部沉睡,成立守夜人小队,最后由守夜人唤醒继续繁衍生息,一波三折的最后终于有了结果,于是尘埃落定了。而另外这里也指小周和老叶的感情最终得以尘埃落定,由于涉及剧透我就不多说了。以及我努力想表达的(真的有吗)无论是怎样的事,好也好,坏也好,终将于滚滚逝去的时间之河中得以尘埃落定。
所以这篇文就定名为尘埃落定之时了。
虽然对于自己的文笔有一定的信心,不过可能写长了之后就总觉得张力不太够了,顶多不能算是小白,距离大牛还差得远呢,我真的需要勤快一些了。
最后放一段在群里写的这篇文的文素(是这个吧?我也不是很明白……)
所有人都以为他在黑夜中独自驻守,孑然一身;却不知他却是携手共度,恣肆逍遥。即使长夜漫漫,曙光渺然,这样的温暖也总能支撑着他们,直到这个世界出现第一缕晨曦。
那各位拜拜,嗷,不管有没有人喜欢,我都会保证尽快恢复更新的(•̀ω•́)
……不管怎么说在活动里坑文真的就是很没素质了_(:зゝ∠)_所以我一定不会的(•̀ω•́)

尘埃落定之时·4

这章有点长……因为全篇充满了伪科普……
哦哦洗预警——一个严肃得要死的叶神(我科普起来都不叫自己哥了你怕不怕)
#论叶(zuo)神(zhe)如何为二人世界煞费苦心#
作者智商=文中智商
再说一次,人物属于虫爹,哦哦洗属于我(嗷)
此章有酱油角色——联盟=全世界所以有歪果仁出没
前文走评论链接(这么一说的话真的有人点嘛(•̩̩̩̩_•̩̩̩̩))

4.叶修

“经议会讨论,我们决定成立‘守夜人’小队,在人类进入休眠之后,监测地球的状况,并担负着在地球已经完全净化完毕之后唤醒人类的任务,”老冯站在台上,表情严肃,目不斜视。“初步决定队员有细胞生物兼病原生物学,张新杰博士;有机化学,Aadalbert Einstein博士;兵器科学与技术学,Andersson Brown博士;气象学,喻文州博士;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萩原宏博士,以及队长,通信与信息技术学,叶修博士。”他微微一顿,环视一圈,然后道:“还有什么提议吗?”
我举起了手。
“老冯啊,”我说,“人还是太多了吧?你看看,这里面哪位不是联盟的无价之宝啊,万一一个不好都挂在这里了,这不没法交代嘛。”
“……确实,”他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马尔斯’的传染方式太广泛了,潜伏期也短得要命,但是想要让这场浩劫过去,各位就必须和它接触……谁都没办法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不被感染……”
“这样说的话,叶修前辈是有更好的人员安排方式吗?”我看到喻文州带着微笑望向我。啧啧啧,这敏锐程度,说是心理学专家也没人会怀疑吧……我一边漫无边际地想,一边看回去:“哎哟,文州大大这就说对了,哥还真有办法——”
“——只要有哥一个守夜人不就好了?”
在我说过这话之后会场就几乎炸了——说是几乎,是因为所有人都是在窃窃私语而不是大声喧哗,这都是在我意料之中的。现在,只需要等就好了。
很快,本就不高的喧哗声便没有了。李艺博首先发声:“不错,守夜人的任务确实可以说是在刀尖上行走,当然不能有太多,但至少是要一小队人,一个人承担未免也太……”他皱紧了眉头,将手往桌上一放,连连摇头,“不行,这个提议恕我不能苟同。它的工作涉及各领域的高精尖级别作业,不是领域里的大师级人物根本做不了这些东西。叶修博士啊,”他朝我转过头,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您通晓各个领域,但您一个人真的完成不了这么多高难度工作的。更何况,您这是独自守夜,您是知道的,人类是一种需要社交的生物,您独自一人守夜不知几许,若是真出了什么问题,那将是全人类的灾难——”
“——哥当然是有把握的,”我微微抽了抽眼角,及时打断了这位现任《Nature》总编辑之一的老前辈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余光看见好几个人都偷偷松了口气。“首先,哥可是这里唯一全领域都涉猎了的——当然,比不上专精一个领域的其他各位研究透彻,但是,这里绝对还没有哥完成不了的操作;其次,计算‘马尔斯’蛋白质外壳分子式所需要的算法,只有我才能最快完成编程及更新;最后,请各位看一段视频——”
我连接上了兴欣研究所8号实验室的观察摄像头,呈现在光屏上的是几只机械鼠。它们在鼠笼里蹦跳,互相追逐,一举一动都活灵活现。
“——事实上,这些都是半机械鼠。”我介绍道,随即在自己的光屏上下达了“开颅”的指令。几支机械臂从屏幕外的地方伸进来,抓住一只机械鼠,在鼠头上拧下了数十枚细小的螺母,轻轻拨开小鼠的“颅骨”,露出了白生生的脑部。摄像头放大了小鼠脑部的影像,所有人都能清晰地看见,小鼠的脑正在微微跳动。
“是的,它们是活着的——最起码,它们的思维是活着的。”我在一旁适时解说,“事实上,兴欣研究所在‘马尔斯’初现端倪时就针对其做了大量实验。我们很快发现,在其他无论脊椎动物或是无脊椎动物身上,‘马尔斯’均未引起任何免疫应答——它与它们身上的所有细胞均相安无事。然而在灵长目动物身上则反应非常明显,免疫系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就会被首先攻破,随后病毒开始逐步渗透到全身各处——这里现在我们都知道,就不过多阐述了。但是需要强调一点,‘马尔斯’,攻不破神经系统——这就是我们萌发开发脑控全身机械想法并付诸行动的原因。”
“我们先后在小白鼠和大白鼠身上做了初步实验,选取了一批健康样本,从四肢开始将其身躯逐渐替换成机械义肢。实验非常顺利,除了初期我们在替换周围神经系统时一时找不到理想材料之外,基本没遇到什么大的阻碍。”
“但是我们很快克服了这个难题,在这里我不做过多阐述。”我向与会来宾露出一个微笑,将画面切成四块——除半机械小鼠外,另外三种分别是半机械猫,半机械猕猴以及——
——“人!”有人开始惊呼。“是的,”我答道,“在鼠类可以直接换脑入机械身体的实验存活率达到99.9%之后,我们又逐渐尝试了猫和猕猴的换脑实验,无一例外取得了成功。但是不要忘了,我们的目标是为了使人类得以存活,所以此后我们在医院招收了少许自愿实验者——请各位放心,我们绝对不存在强迫实验,毕竟替代周围神经系统的是我们的研究员历经千辛万苦自主研发出的合成材料,合成要求非常高,所以成品并不多。相比之下,想要和家人多一些在一起的时间的绝症病人就多多了。”
“令人庆幸的是,我们至今一共做了五例志愿者换脑实验,均取得了成功。”我将画面再次切换,这次光屏上出现了五例志愿者和他们的家人的影像。“然而我们剩余的材料只能支持我们再制作一架机械身体……不过我想说的不是材料问题,”我正了正神情,严肃的望向其他与会成员,“我相当清楚,如果拿出这个向联盟申请材料,我们一定申请得到,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守夜人,一个就够了。”
“我知道,你们下面有些人一定会觉得我是在逞英雄,因为我明明找到了安全的办法,但是却不愿意分享出来,”我慢慢地说,“但是,你们应该知道,人脑的最大寿命,仅有185年。”
“快到185年期限的时候,若是浩劫还没结束,或是分子式还没计算出来,得不出针对性的免疫球蛋白,守夜人就需要培养神经干细胞,为自己能继续守夜做好准备。但是,这样培养出的脑一定没有你自己的脑子好用。而等到浩劫结束,守夜人能做的只有将守夜时所积累的经验传授下去,而不可能再加入领域里顶尖级别的讨论了——天才,最重要的是那1%的天赋,百年之后这1%的天赋将极其微弱甚至不复存在,这将在醒来的昔日同袍中显得尤为明显。对诸位来说这无疑是无比痛苦的吧——在座的各位有哪一位愿意用自己敏锐的思维能力换取当个坐在博物馆的英雄被万人敬仰吗?”
“……”几乎所有人都有所迟疑,这我当然也是预料到了的。对于一名已经接触到当代领域顶峰的科研人员来说,失去敏锐的思维比死还令人难过。
“所以,守夜人有哥就够了,”我做了个总结,“你们放心好了,百年之后哥绝对不会寻死觅活——毕竟像哥这样‘雨露均沾’‘在多不在精’的科研人员心态可是很宽的——”
一阵寂静过后,Andersson Brown首先鼓起了掌。
“我不会怪罪您夺走了我成为英雄的机会的,”他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八齿微笑”,蓝眼睛在镜片后面闪闪发光,“因为您就是真正的英雄——实至名归。”
在他的带领下,整个会场掌声四起。

尘埃落定之时·3

前文走评论或者标签(如果愿意看的话_(:зゝ∠)_毕竟这一章确实很流水账)

3.周泽楷

“嘿,今天的任务也完成了——”他将手从键盘上移开,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于是光屏上的画面都定在了某一处。“小周呀——”他拖长了声音,“陪哥走走呗——”
“是。”我眨了眨眼,站起身走到他身边。
说是走走,其实也就是从主控室走回他住的“小房间”——倒是一点都不小。研究院不会亏待先生这样的全系高精尖人才。他被分到的是一间复试小双层,但只有一间是放了一张大双人床卧室,因为整个二楼被全部打通成了一间私人实验室,一楼则将书房和另一间次卧打通成了一间大书房,而剩下的房间被大家镇压改造成了健身房——除了从未被使用过和太小了点之外,其他的地方和一个专业健身房没什么差别。
——等等。
从“出生”到现在,我从没进去过先生的房间,为什么我会这么熟悉?
……大家?这里……一直只有我和先生啊……
……还有那个梦……
“……先生……”
我纠结许久,还是忍不住在他开门前出声叫住了他。
“怎么了?”他回头看向我,眼神温和清澈,但仔细看却能发现,里面什么都看不清。
我不禁有些怀疑,他真的会给我答案吗?于是我又犹豫了一会才问他道:
“先生,人工智能……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