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惊寒

吃叶神受的各种cp但不吃np,感情就要一对一嘛v
全职主食周叶王叶,但最近王叶超过了周叶,动画周有点让人失望,毕竟我周并没有这么会撩…
虽然自己也写但更多的是喜欢当一条沉迷给太太们打call的咸鱼
不会画画是最大的遗憾,因为写文比画画容易ooc多辣,而且摸出帅炸的我王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另外也混阴阳师,梦间集,刀男,渣反等等等等……
大概会尝试很多paro……毕竟脑洞大
哦豁八月了……那下一篇就写王队出道贺√

【王队生贺】加冕(3)

终于到了。
王杰希吁了口气,从灭绝星辰上踏了下来,却是微微一顿,接连数小时不间断的飞行和连续使用定向传送魔法到底是太耗精力了,在他原本的计划里神塔应该是在三天后到,但现在……
再提这些没什么意义。王杰希皱了皱眉,取出一瓶淡青色的精力药水打开瓶盖,眼都不眨地吞了下去。尽管味道十分诡异,但现在没时间计较了,毕竟这种药水是效果最好的一种。
效果确实是立竿见影的,不过片刻,王杰希就感到自己的疲惫被一扫而空。于是他抓紧了灭绝星辰,缓步走向静立于沉默夜色中的神塔。
他不清楚为什么叶修的字会这么潦草——看得出来叶修写字的时候一定非常匆忙,但究竟是什么情况才能让斗神连写一张字条都要争分夺秒……他心里有些沉重,在这一刻——不,他一直明白,虽然斗神被称为『神』,但他确确实实只是个人,只是他的强大让他忽视了这一点,而直到这一刻,在他发现叶修可能面对着未知危险而使他连写字都要争分夺秒的这一刻,他才真的察觉到这个被他所忽视了很久的严峻问题——
——是人,就有面临危险的可能。
————————————————————————
封号厅十米高的云纹石大门无声开启,一个人影逆着射入的明亮月光站在开启的门口。由于逆着光,厅内的人看不清他的面貌,唯有紧握在手中那标志性的圣器『灭绝星辰』昭告了那人的身份。
圣者魔道学者,魔术师,王杰希。
他并没有急着踏入黑暗的室内直接面对未知的危险,而是先在门口仔细的环视着大厅,试图找出它。他一贯如此谨慎,而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于研究上相较更为快捷准确地得出结论。
……这就是他啊。隐去身形着的人无声地笑了笑,却是把自己藏得更深了些。
还没到时候……
——————————————————————
王杰希谨慎地观察了很久,却是一无所获。但他并没有沮丧,毕竟若真是个能逼叶修到那种地步的人,想要瞒过他的眼睛并不是难事。但另一方面,或许他们已经不在封号厅了,而叶修在信里让他速来是因为封号厅里有他留下的线索。
无论如何,这一遭是要走的。
王杰希整了整长袍,缓步迈入封号厅。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当王杰希刚迈过厅内与厅外的界限,身后沉重而高大的门便轰然闭合。但他并没有慌张,甚至都没有转身看一看,仿佛大门的关闭与否和他毫无关系,而只是在大门关闭的同时给自己加了一个夜视术,消除自己在黑暗的室内看不见事物的劣势。
出乎他意料的是,封号厅内并非伸手不见五指——穹顶上方竟是一片星海,或明亮或暗淡的星辰挤在一起,即使光芒微弱也能照亮黑暗。他几乎产生了“封号厅没有顶”的错觉,但立刻意识到那些不过是嵌在穹顶上的陨石结晶粒。发光的结晶粒完全按照十二点整的星空模样所镶嵌,也难怪他第一眼没能看出来。
不过现在可不是“观星”的好时候。王杰希握紧接骨木的扫帚柄做出防御姿态,用力抓住自他进门来所感受到的那缕若隐若现的陌生魔法波动。他的目光随着肉眼看不见的魔法波动而去,最终定格在了主席台上。
——就在那里!
正在他要将熔岩烧瓶扔向主席台的同时,钟声响了。
一共敲了十二下的悠扬钟声回荡在夜空中,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
王杰希并不太在意这个,他依旧紧盯着主席台,但是却不那么紧张了,因为主席台上显出了身形的“陌生人”不是别人,正是叶修。
叶修撑在主席台上向王杰希笑了笑,然后直起身子,面色变得严肃起来。真是想不到……王杰希微微挑眉,这个人严肃起来还是相当有模有样的嘛。
“王杰希圣者冕下,”他这样叫他,王杰希发现叶修虽然面色严肃,但眼中却依旧满是笑意,“请站到封号厅中央。”
“您的封号仪式要开始了。”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