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惊寒

吃叶神受的各种cp但不吃np,感情就要一对一嘛v
全职主食周叶王叶,但最近王叶超过了周叶,动画周有点让人失望,毕竟我周并没有这么会撩…
虽然自己也写但更多的是喜欢当一条沉迷给太太们打call的咸鱼
不会画画是最大的遗憾,因为写文比画画容易ooc多辣,而且摸出帅炸的我王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另外也混阴阳师,梦间集,刀男,渣反等等等等……
大概会尝试很多paro……毕竟脑洞大
咸鱼怎么了咸鱼也要日更啊

一个瞎开脑洞的小段子_(:зゝ∠)_

来自自己在群里瞎开脑洞的一句“爷爷重伤了,要被被啾啾才肯起来😂”
emmmm大概ooc……我觉得被被不管怎么自卑面对这样惨的恋人态度都会强硬一点的……叭?
……应该是这样啦

“……主殿呢?主殿还没回来吗?”山姥切无力地跪坐在手入台边,一只手紧握着躺在台上的三日月的手,焦急地询问站在一旁的药研。“请先镇定下来,总队长大人,”药研虽然也很担忧,但还是努力安抚山姥切的情绪,“一期哥已经让狐之助给主殿发了紧急通讯了,大将正从政府总部赶回来……还请您务必要帮助三日月殿多坚持一会——”
话音未落,就听见台上三日月虚弱的轻咳声。
“——三日月!”山姥切立马扭头看向台上重伤的恋人,“你还好吗?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
山姥切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正压在他的唇上。他能感觉到那根手指正在微微颤抖,似乎做出这个动作已经用尽了主人的全部力气。
“嘘……”三日月艰难地把脸歪向山姥切的方向,努力勾起唇角想要向恋人露出一个与平时一般无二的微笑。“爷爷我啊……说过很多次了吧……”他微微喘了喘气,继续道,“国广……不要总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不然我可是……会很为难的喔……”
“……别说了,三日月!”山姥切眨了眨眼,捂住了三日月的唇,“给我保存好体力啊混蛋,主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本丸,在这之前……你绝对不能睡过去,听见没有!”
“……是是……”三日月弯了弯双眼,慢慢回答,“不过这样的话……我答应了国广的要求……国广也应该答应我一个吧……”
“……都这样了还提要求?”山姥切皱紧了眉头,“……算了,说吧,只要你在主殿回来之前不睡过去……”
“哈……不会睡的,毕竟对国广……承诺过了……”三日月笑得非常温柔,“那……国广现在能不能亲一下爷爷呐……”
“亲一下……说不定就会快点好了喔……”
“骗人的吧你这个老头子——”山姥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没想到都这样了还不忘耍流氓……
不过……
他慢慢直起身子,紧紧抓住了三日月的手,向他俯下身去,将唇轻轻印在那由于重伤失血而变得干燥起来的恋人的唇上。
“信你这一次……”他含糊不清地低声嘟囔,“一定要活下来,听见没有,三日月!”
“是是……”三日月眼中闪着光,“放心吧……国广……”
“爷爷我啊……绝对不会放心国广一个人的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