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惊寒

吃叶神受的各种cp但不吃np,感情就要一对一嘛v
全职主食周叶王叶,但最近王叶超过了周叶,动画周有点让人失望,毕竟我周并没有这么会撩…
虽然自己也写但更多的是喜欢当一条沉迷给太太们打call的咸鱼
不会画画是最大的遗憾,因为写文比画画容易ooc多辣,而且摸出帅炸的我王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另外也混阴阳师,梦间集,刀男,渣反等等等等……
大概会尝试很多paro……毕竟脑洞大
哦豁八月了……那下一篇就写王队出道贺√

司书日常·江户川乱步生贺番外

……神TM流水账还写了这么久真是想哭( ‘-ωก̀ )
写在前面的PS如下
1.新美南吉先生个人感觉应该是稍微有点羞怯的类型……(可以说只是来的时候见了一面而已……个人理解还请见谅)
2.宫泽贤治先生的立绘和语音都相当活泼啊……
3.私设两位先生虽然真实年纪比较大,但是由于(是童话作家而)保持了童心所以被召唤出来的书灵心智比较幼龄化(大概类似刀男的藤四郎一家子【一期尼和小叔叔除外】)
4.乱步先生的生日特殊语音翻译用的是文豪与炼金术师neta屋的翻译,感谢各位太太——
……应该没什么要说的了……噢,再添一条……我始终没找到乱步先生拿的什么书哇qwq
顺便再说一句还有番外的番外…………………………
(我怕不是个神经病)

1.
“——啪!”
江户川乱步握紧长鞭猛地一挥,仅剩的两只羊状侵蚀兽先后发出哀鸣化成了四散的书页和洋墨,随后一部分渐渐散成光点融入了书中世界,另一部分凝聚成了一小堆闪亮的语魂落到了地上。
“噢噢,终于搞定啦!”另一边,田山花袋高兴地打了个响指,捏着弓变回的《田舍教师》伸了个懒腰。“嗯……太好了……”萩原朔太郎轻声道,抱紧了火铳变回的《吠月》准备退到了一边,却忽然被田山花袋抓住了手。“啊……啊?”他忍不住短促地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地抬眼向惊吓之源看去,却又在目光接触到的时候飞快地转开了视线。“田山君——”“不要老是一个人待在一边,朔太郎,”田山花袋打断了萩原朔太郎拒绝的话语,坚定地把他拽去了战利品掉落的地方,“我们以后可是会经常待在一起的,你可不能总游离在队伍之外啊!”
“……哦呀,田山君还是一如既往的活力啊。”江户川乱步勾了勾唇,然后探头偷瞄向尾崎红叶正在写的潜书结果报告书。虽然这动作说起来很猥琐,但由他做出来却不仅没有一丝猥琐的感觉,还让人觉得相当的优雅自然。“这也是件好事吧,”尽职尽责的队长先生虽然知道某人在干什么,不过还是非常冷酷无情并头也不抬地温和笑着在萩原朔太郎的头像上贴了MVP缎带。“司书大人总是很担心朔太郎,虽然作为灵体被召唤出来性格大概基本已经定型了……”他顿了顿,无视了江户川乱步有些小郁闷的眼神继续道,“……大概让花袋经常和朔太郎一起出战也是因为这个吧。”
“嗯……尾崎先生还真是冷漠啊……”江户川乱步没有接话,只是稍显夸张的叹了口气。“明明这场表演也有借助机关的呐……”“这我也没办法,江户川君,你下次要努力啊。”尾崎红叶特意停了笔,向江户川乱步遗憾地摊了摊手,又低下头去继续写。“……是是——”江户川乱步抬了抬自己的礼帽,拖长了调子,表情又恢复成了那种漫不经心的微笑。“那就只好下次努力一把咯——”
“——不过这么一说的话……尾崎先生,您对我还真是疏远啊……”江户川乱步又道,虽然尾崎红叶背对着他而看不到表情,但却硬是从中听出了一丝委屈。“叫朔太郎'朔太郎',却叫我'江户川君'……明明在同一队呐……”
尾崎红叶一顿,面上微笑大了些:“朔太郎是我从书里带出来的,而江户川君……”他意味深长地留了个白,“……况且,江户川君也比朔太郎要'开朗'多了,不是吗?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蓝色的饭团来着——”
“——说的是呢,尾崎先生。”
江户川乱步面色不变,看起来倒是显得更愉悦了些。他非常坦然地承认了蓝色饭团事件并给这个没营养的闲聊画上了句号。
虽然是引以为傲的恶作剧,但是还是不要多提了呐……
2.
“终于写完了……”尾崎红叶抖了抖羽毛笔,轻轻吹干了墨水印记。“这种西洋笔多少还有点不习惯呐,也不知道司书大人为什么一定要要求我们用这个写报告书……”
“好像是上面的要求吧……”江户川乱步想了想,“虽然我也不是很明白……”
“嘛……算了,”尾崎红叶小心地收起了报告书,“既然写完了,那么也该回去了……朔太郎,田山君,收拾好了就过来吧。”他扬声招呼前去清点战利品的两人。“是是——我们这就过来——”田山花袋回头喊道,又一把抓起萩原朔太郎就往回走。不知出于什么想法,这次萩原朔太郎并没有试图挣开。虽然还是不敢正眼看人,不过已经好多了呐……朔太郎。江户川乱步推了推眼镜,时刻上扬的唇此刻更弯了些许。
况且尾崎先生说的也没错,他想,胆小的朔太郎确实更招人关心,况且朔太郎的灵体还是少年体态。嘛,人类都是对幼崽更亲近的……
……更何况自己并不是需要特别亲近,不过是随口调侃而已……
虽说如此,江户川乱步还是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尾崎红叶温和地喊自己“乱步”的场景,结果面上的微笑差点没绷住。
……这种关怀……并不适合我……
“……那么关于这次潜书的情况就是这样,大家站好,我要启动穿界机了。”尾崎红叶的叮嘱将江户川乱步自由飞翔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连忙装成一副“我一直在认真听讲”的样子诚挚地盯着尾崎红叶。没注意到我走神了吧?他的思维又跑开了一瞬,马上被自己强拉了回来。再走神就真的要被发现了……
幸运的是,尾崎红叶似乎真的并没有意识到江户川乱步的走神,他转过身,直接启动了穿界机。
3.
白光散去,出现在四人面前的是帝国图书馆熟悉的望不到尽头的书架。屋顶的彩绘玻璃窗已经暗了下来,馆内点起了温暖的橙色立灯。柔和的光线闪烁在高大的书架间,显得图书馆华丽,厚重又神秘。
“欢迎回来,诸位辛苦了。”安静候在图书馆内的司书助手中岛敦走了过来。“辛苦的话倒也不是很严重啦……”田山花袋挠了挠头,“……不过已经这么晚了吗?”
江户川乱步看了看挂钟。确实如田山花袋所说,这会已经是现世的十一点五十七分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先去食堂,然后直接去休息好了。”尾崎红叶如此道,“大家有别的意见吗?”
整个一队都没什么意见,于是一行五人慢慢向食堂走去。但,江户川乱步这会忽然有了些许奇怪的感觉。
……这不对,不,准确的说,从出阵潜书的那会就开始不对了。
虽然司书这家伙自己的作息都非常不健康,熬夜算是家常便饭,但是他对于他们这些文豪之灵倒称得上是严格了,也会经常强迫他们早睡之类的(虽然知道大家都会在自己房里继续熬夜啦但是这个也真的是管不了)……可以说,直到这个点才潜书回来是非常不正常了。
况且……尾崎先生之前有这么喜欢食堂吗?
作为一名推理小说家,江户川乱步觉得,自己需要转动起自己那聪明的小脑瓜了(划掉)。
4.
一行人不紧不慢地转过了拐角,来到了熟悉的长廊。江户川乱步知道,在长廊尽头就是食堂了。以他的身高可以清晰的看见,平时总是大开的食堂大门,今天确实紧紧关闭着的。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他想,这样的话就能全部对上了——
于是,当大家在大门紧闭的食堂门站定后,他自信地道:“你们的目的我大概已经知道了——”
“——当——”
恰在此时,浑厚悠长的钟声在图书馆内响起,打断了江户川乱步的推理。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直到第十二声。被迫闭嘴的江户川乱步注意到中岛敦似乎松了口气,他在担心什么?他想,但是还没等他得到结果,就看到他对他笑了笑,随即推开了食堂闭合着的大门——
“——生日快乐,江户川君/乱步先生/江户川乱步/江户川先生!”
和江户川乱步预想的完全不同,在食堂反常关闭的门后,迎接他的是司书雁惊寒和除他们五人之外的全部文豪。雁惊寒、宫泽贤治、小泉八云和新美南吉站在最前面,面对着满脸惊愕的他露出(搞事的)笑容,不等他反应过来就一起砰地拉响了四个纸炮。而早有准备的中岛敦四人则是在开门的时候就立刻齐齐后退了一大步,将(机动很低的)他暴露在了大片飘落的庆典纸带下。
他怔愣了片刻,忽然低笑起来,优雅地扫开落到帽子上的纸带,又拍去落到肩上的,愉悦地望向策划好了这一切的众人道:
“哇哦!这就是所谓惊喜了吧!
我一直以为庆祝生日的方式毫无惊喜可言,现在可要认真反省了啊。”
“哇啊——成功了——”新美南吉和宫泽贤治欢呼着击了个掌,发出“噗”一声微弱的闷响。“还真没想到啊,居然真的被吓到了……”小泉八云挑了一下眉,有些难以置信。“我就说吧,”雁惊寒得意地哼哼两声,“乱步先生肯定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就算知道我们背着他……嗯咳,也不会想到是这个的。”他摸了摸鼻尖傻笑几声,然后向江户川乱步背后招呼道,“各位都辛苦啦,尤其是这么晚了还要外出潜书的先生们和数着时间带乱步先生过来的中岛先生,果然要瞒住推理大师和踩点是很辛苦的吧?”
“也没有非常啦!不过这么大一个秘密让我守这么久还确实是很困难啊!”田山花袋第一个绕了过来抱怨道,“啊……并没有,能帮上忙我很高兴……”萩原朔太郎有些局促地道,眼神游移了一下,定格在自己侧面。“我也是,司书先生。”中岛敦温和地笑了笑,又道:“不过刚刚江户川先生忽然推理出什么东西的时候我还真有点心慌呢……没被发现真是太好了……”“嗯,中岛君说的对……”尾崎红叶做出了一个有点后怕的表情,然后迅速恢复成了微笑。“……不过既然能让江户川君高兴——”他着重咬了“高兴”二字,又对着江户川乱步意味深长一笑,道:“——还是相当值得的。”
啊……啊,尾崎先生还在耿耿于怀啊……江户川乱步看着这一切,又是得意又是无奈,虽然说那天因为饭团诡异的颜色不敢吃而稍稍饿了肚子,不过这也太小心眼了吧……
“……喂,今晚的主角乱步先生——”
江户川乱步又一次拉回了自己远飞的思绪。他看向在他走神的时候已经挨挨挤挤围满了长桌的文豪们,还有长桌中央点上了“1”“2”“3”字样蜡烛的草莓奶油蛋糕和刚叫了他一声之后就回头点上蜡烛拼命忍笑又总是漏气的这所图书馆的司书。“啊……这就来了。”他推了一下单边眼镜,迈步走到了蛋糕前面。
“许个愿吧,乱步先生!”宫泽贤治拉了拉江户川乱步的披风下摆,满脸期待。新美南吉点了点头,用同样期待的目光巴巴地望着他。“……唉……是是,”虽然知道这两个“小朋友”实际上应该是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但是外表到底还是太具有迷惑性了,再加上现在这里所有人几乎都在期待这个项目……江户川乱步无奈地叹了口气,答应了这个充满童趣的请求。
他在两人的指导下闭上了眼,双手合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许愿啊……我的愿望是什么呢……
……大概是——
5.
江户川乱步慢慢睁开眼睛,由于长时间闭眼,再睁开时视野就稍稍有些模糊了。他有些不适应地眨了眨眼,好在很快就又变回了清晰的状况。
“啊,许完愿了许完愿了~”
时刻关注着江户川乱步的宫泽贤治第一个发现他睁开了眼,尽职尽责地向所有人报告情况。“欸……好想知道乱步先生许了什么愿啊……”新美南吉把下半张脸遮在书后,只露出一双眼睛。“不行哦!”宫泽贤治严肃地拉了拉他的狐狸耳朵,“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不……不要捏我的耳朵……我知道的啦!”新美南吉慌慌张张地把宫泽贤治的手拿下来,还仿佛怕他又去捏他耳朵似的紧紧抓在手里。“我就是好奇嘛……”
“好奇也不行哦,说出来的话一定会失灵的。”宫泽贤治一脸郑重。“……呜呜,宫泽好凶……”新美南吉松开了他的手,抱紧自己的书,“我就是想了想而已啊……”“欸……欸不要哭啊——”宫泽贤治见他开始抽噎,一下子有些慌了神,“对,对不起——”
“——给。”
新美南吉抬起头,看到眼前伸来一只托着一大块蛋糕的手。他顺着手看上去,看到了江户川乱步安抚的微笑。
“那么,吃了蛋糕之后,就不要哭了喔?”
“哇啊,谢谢!不过才没有哭噢——我都一百零四岁了!”新美南吉接过蛋糕但也不忘反驳一句,只是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不,不对!不对啦!我啊,永远都只有九岁,其他的都不做数的喔!”
“是是……”江户川乱步轻笑出声,“但是,虽然这样说着倒是把自己的真实年龄记得很清楚哦?”
“乱步先生——”m9( `д´ )!!!!
“好啦好啦,”中原中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打断了他们的争执(其实是新美南吉单方面的)后一人塞了一个杯子,“一人一个,就差你们没有了,这个时候就该碰杯庆祝啊——哦,有两个小朋友啊……”他似乎已经微醺了,有些迷迷糊糊地歪了歪头,然后恍然大悟似的把双手拿着的酒杯和酒瓶碰出“叮当”一声响(是想要击掌结果忘了手上还有东西吧?江户川乱步心想)。“嗯……那就给你们倒果汁吧……”
“不要!”“我们也要喝酒啊!”“明明都有一百多岁了,早就成年了!”新美南吉和宫泽贤治立马抱怨起来。“啊……不行喔,”中原中也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并提来了一大瓶果汁,“明明是自己说的永远的九岁不是吗?那就不可以选择酒精饮品了喔。”“诶——这样也太狡猾了吧——”
江户川乱步看着转移了的战场微笑着给自己倒满了香槟,然后把酒瓶递给了下一个人。也不知道中原中也究竟是怎么劝服两个“小朋友”的,总之,在大家的杯子都满上了之后,两个“小朋友”居然高高兴兴地端着倒满了果汁的杯子爬到了座椅上。“真了不起啊,中原中也先生!”看完了全程的雁惊寒不禁惊叹了一声,“哪里,简单的很,”中原中也比了个大拇指,“不过话说这样的话就可以正式开始庆祝了吧——”
“说的是呢,”雁惊寒点了点头,无奈地笑了笑,“总觉得好像拖了很久啊……”
随即面色一正,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那么,大家,为了乱步先生的生日——”
“——Chess!”

真的有人看完吗……这么一说的话( ‘-ωก̀ )
溜了溜了明晚再看情况……(怂到爆炸)

评论

热度(6)